游戏
首页>游戏>正文

英雄联盟 能者上位

2019-08-1516:22:55来源:北青网作者:JOHN O'BRYAN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“我有点要出汗了,贝亚尔。拜托,别让我出汗。”

奇亚娜话音刚落,仆人就变得局促起来。他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对元素的掌控力,集中力量汇起一团云雾。不到几秒钟,那团雾气就围绕着奇亚娜,冷了下来,驱走了丛林中的热气。

“好多了,”奇亚娜说,“接下来的事,可是需要我全神贯注的。”

她开始将奥勒塔尔环刃慢慢绕着自己的身躯旋转。丛林的矮树丛随着环刃的转动开始弯曲,每转一圈,矮树丛就伏下一些。根须和茎梗跳出地面,带起小块的泥土。最后,一条狭窄的小路浮现在矮树丛中。

“来了。”奇亚娜轻巧地踏上蜿蜒的小璐。

她的奥勒塔尔环刃每转一下,雨林华盖下浓密的藤蔓都会在她面前退却。而在她身后,那些藤蔓又爬回到小路上,将这条路封锁。贝亚尔被甩在身后,勉强没有被翻滚生长的植被淹没。

“跟紧,贝亚尔。”奇亚娜说,“说真的,就这么一个要求。”

那名仆人分开重新长出的草丛,举步维艰地跟上奇亚娜的步伐,同时还要保持她周围云雾的温度。

当二人终于钻出了密林,太阳已然低垂,金色的暮光映着一座小村子。奇亚娜最后回了一下头,亲眼确认那条密道已经彻底隐没在了丛林中。三名村长老迎了出来,双臂在胸前相交,向她致以以绪塔尔礼,然后带领她走进村落中间的广场。

在广场另一端,一台巨大的皮尔特沃夫机器死气沉沉地瘫在那里——它是最近一次在丛林中发生的小冲突的战利品。奇亚娜没有在意那台机器,她坐到了给自己准备的座位上,面前的小桌上精心摆着水果和坚果。

“育恩之女,不知您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一名年长的老妇人问道,为了看清奇亚娜,她正费力地向前探出身子。

“听闻你们的郡守不幸逝世。我深表哀痛。”奇亚娜说。

“是被异邦人杀害的。”一个老人指着身后的皮尔特沃夫机器说道,“为了阻止那种玩意砍树。”

“和我听闻的一样。”奇亚娜说。她笔直地端坐着,因为她马上就要提到此行的真正目的了。

“看起来缇可拉斯需要一名更有能力的统治者。有能力面对这群异邦人,和他们的玩具。”奇亚娜自信地说,“如我这般的能力。”

几位老者面面相觑,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疑惑。

“可是,尊贵的育恩阿莱,我们已经有了……如您这般的人选了,”那名老妇人说,“您的姐姐已经驾到多时。”

“什么?”奇亚娜怒道。

就像彩排好了一样,一队村里的仆人穿过广场向奇亚娜走来,其中四人肩上扛着一座轿子。

轿子越来越近,奇亚娜看到里头有一张毛绒床、几个真丝枕头,还有她姐姐玛拉,手里正握着一支高脚杯。她身边的银色托盘上盛着各种山珍野味,两名仆人正用元素魔法为她解暑,看上去可比贝亚尔的手法强多了。奇亚娜从眉毛上抹下一滴汗水,对自己的仆人怒目而视。

“奇亚娜。见到你可真是……高兴。”玛拉有些紧张。与此同时,她的轿子平稳地落到地上。

“玛拉。看来你兴致不错啊。”奇亚娜说。

玛拉在妹妹凌人的目光下不知所措,看上去像是要钻回床单里躲起来。

“小酌一杯如何?”玛拉提议道。她举起自己的酒杯,紧张地抿了一口。

“你要做的是保护这里,不是清空村里的粮仓。”奇亚娜回绝了品酒的邀请。“请你自觉退下。让我做郡守。”

玛拉僵住了,用力把酒咽下。

“我做不到,”她说,“你也知道,我比你年长。”

“长我一整岁,”奇亚娜说,“却落后我不知多少。”

她靠近姐姐的床,脸上的得意慢慢转变成恐吓。

“我只是在陈述事实。你心里清楚。如果那些挖矿人发现了这座村庄怎么办?”

“我会守护这里。”玛拉没底气地说。

“你会死的。全村人都会死。你我都清楚。”奇亚娜的声音让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听得见。“我能保护他们。”

广场上传出一阵呢喃的骚动。玛拉咬着下嘴唇——她从小就这样,尤其是被妹妹占上风的时候。

“我……我没法让给你。育恩塔尔不会允许的。”玛拉胆怯地说。

“只要你主动请辞,他们就会允许,”奇亚娜说,“回以绪奥肯去吧。回去打理你的喷泉花园。我会承担你在这里的责任。”

她看到玛拉的视线在几名长老中间来回,似乎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。

“律法写得很清楚,”玛拉说,“只要我还有能力执政,就没有别人能做这个郡守。”

奇亚娜愤怒地咬紧了牙,转身看向广场尽头的那台巨大机器。她把奥勒塔尔环刃绕着身体转了几圈,几位长老在座位上吓了一跳。她从广场周围抽取元素之力注入环刃,然后将力量投向那台机器。一瞬间,那只金属巨兽同时遭受了寒冰的封锁、岩石的猛击以及藤蔓的撕扯,最后破碎崩倒——所有元素都在听从这位年轻的育恩阿莱。

面对如此对力量的炫耀,广场上的长老和仆人们没有谁能不发出惊叹。

“你们以为已经有了‘如我这般’的统治者,”奇亚娜说,“但是,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如我一般。”

长老们皱着眉,再次确认自己的决定。“只要身为育恩阿莱的玛拉有能力执政,这个位置就属于她。”

这番话一直回荡在奇亚娜脑海中,她默默离开了广场,灰心丧气。她带着贝亚尔回到了村庄边缘,两个元素使卫兵正等着他们。

“免礼,留步。”奇亚娜说,“我认识路,也知道要怎么走。”

她翻转奥勒塔尔环刃,分开了草丛,露出了回到丛林的路。她的仆人还在尽力为她解暑。她沿着密道向以绪奥肯的巨大生态建筑开始返程,同时把身后的路再次掩盖。

然而,他们刚一离开村子,奥勒塔尔环刃就慢了下来。在他们身后,那条通道不再继续被重新掩藏,而是明晃晃地袒露在夕阳下。

“育恩阿莱殿下——您忘记掩盖后路了。”贝亚尔说。

“贝亚尔,我唯一要求你做的事是当一个护路工吗?”奇亚娜问。

“不是,育恩阿莱殿下。可是……万一有人发现了村子怎么办?”

“不用担心。我相信新任郡守一定会保护好村子的。”奇亚娜说。

***

第二天早晨,奇亚娜在以绪奥肯被哭泣声唤醒。

“是异邦人,他们发现了缇可拉斯!”

姐姐的哭声从她卧室外面的门厅传来。奇亚娜穿上长袍,打开卧室的门,发现贝亚尔正扶着泣不成声的玛拉。

“玛拉。怎么了?”奇亚娜问道,她稍微努力让声音显得关切一些。

她的姐姐转过身,面红耳赤、浑身发抖,身上处处是在丛林中奔跑留下的擦伤。

“挖矿人……他们推平了村庄。死了一半人。另一半都藏了起来。我勉强逃出——”

奇亚娜拥抱姐姐,在她肩膀上压抑着微笑。

“现在你懂了吗?我也是为你好,”奇亚娜说,“身为郡守是一种危险的责任。”

“我听你劝就好了。你……你一定能解决那群皮尔特沃夫人。”玛拉用哭腔说道。

“是的,我当然能。”奇亚娜说。她喜不自禁,想到那些挖矿人和佣兵——想到她将如何屠杀他们,以及幸存的长老们会如何感激她,像现在她姐姐这样意识到这个事实。

“你应该担任缇可拉斯的郡守。”玛拉说。

的确,奇亚娜心想。这是我应得的。

责任编辑:孙妍(EN083)

热点聚焦

头条新闻

点击加载更多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