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
首页>游戏>正文

“开箱禁令”之下,丢了工作的“开箱主播”

2019-09-1110:17:10来源:vgtime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不是所有人都讨厌开箱。必须得承认的是,即使对“氪金抽卡”这一套非常熟悉的国人而言,开箱也是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系统。它就像个无底洞,为了1%的稀有道具获取率,人们得一次又一次的投入金钱。特别是当你付费买下60美元的游戏后,才发现还要为额外的开箱内容掏腰包时,心里难免不是滋味。两年之前,EA就犯了这个错误。玩家们的反感情绪很快衍生为社会事件,政府和机构相继参与到“开箱是否正当”的讨论中来。比利时跟荷兰干脆下达了禁令,美国参议院开始讨论所谓的开箱法案,《堡垒之夜》的商业模式被人告上法庭,而包括微软、索尼、任天堂在内的十几家开发商和发行商,也一致同意公布游戏内道具的获取几率。

到头来,支持这些变化的人还是占到多数。且不论制度上的合理性,从情感上来说,大部分玩家也更愿意买那些明码标价的东西。社会舆论经常夸张的指责游戏公司通过“赌博”来获取利润,但如若换位思考,当自己赖以为生的饭碗因此“受到威胁”时,他们便不会那么激进了。开箱主播一个多月前,《火箭联盟》开发商Psyonix宣布移除游戏内的战利品箱。虽然看起来稀松平常,但在一小戳人眼中,乔恩·桑德曼(Jon Sandman),这个有着近100万订阅用户的主播就要遭殃了。原因很简单,他以制作《火箭联盟》的“开箱视频”而闻名,这是他赖以为生的重要手段。消息传开后,人们纷纷跑到桑德曼面前调侃:“兄弟你被搞了,哈哈哈。”作为回应,他只能半开玩笑的表示:“看来我需要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了,能赚大钱的那种……直播《我的世界》似乎很靠谱,见鬼。”

桑德曼的主播之旅始于2014年,他最初是一名《武装突袭3》服务器的管理员,平常主要负责“追捕”作弊玩家和骗子,顺带把过程传到视频网站上,人气并不高。但久而久之,他发现每天晚上都会有五到六名玩家加入自己的行动,从那时起便开始接触到更多的联机游戏,包括《荒野星球》《Dayz》和一些“吃鸡作品”。一年之后,他的好友找过来,想联手搞个全新的系列视频,这才迈入了《火箭联盟》的世界。这款游戏在国外的热度并不低,当时又恰好赶上流媒体业务飞速发展的浪潮,仅谷歌旗下的视频平台就有超过10亿名用户,合计观看内容的时间达到数亿小时。借此机会,桑德曼围绕《火箭联盟》做了很多尝试,比如冲排行榜,和职业选手同台竞技,或是在交易板块跟人讨价还价。最后发现,其中最受欢迎的还是开箱视频,有一期的播放量意外的达到了231万次,是其它节目的10倍有余。由于表演浮夸,桑德曼也迅速吸引了一批观众。按照他的说法就是,至少能养活自己了:从事这类工作真的很紧张,但自从开始直播和做视频后,我再也没有「工作」过一天,因为靠玩电子游戏就能照顾好家人,粉丝们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支持着我……当然我会从中抽出一些来买战利品箱和钥匙,只要人们观看和享受这些内容,钱总是能赚回来的。

在桑德曼眼中,开箱视频之所以受到欢迎,可能是一部分玩家想从主播的“霉运”中寻求慰藉,因为自己有过相同的遭遇。另一类人完全就是看个热闹,人类受到刺激的表现往往充满了戏剧性,这也是一个卖点。就《火箭联盟》而言,游戏本身确实也包含了强化戏剧性的元素。其中有一种靠开箱才能获得的钛白色“黑市贴花”,可以挂在市场销售,换算下来能够卖到110美元,小概率的事件总能让人精神一振。

开箱视频的制作并非全无技巧。由于接连不断的开箱很容易变得乏味,人们久而久之就会麻木,不再关注能获得什么。他的做法,是将开箱融入到各种各样的迷你游戏中,比如21点,或是和人比“谁抽出的稀有道具更多”,期间当然会加入一些稀奇古怪的赌注,让开箱的过程充满了变数。有趣的是,尽管开箱视频的流量是其收入的重要来源,但他在视频中从不鼓励粉丝们开箱。几乎每次开箱前,我都会告诉人们别碰它,这是浪费钱,你应该拿来换自己想要的东西。我想表达的是:「这就是你看我视频的理由,因为我蠢到每周五都拿钱去冒险,只为那1%获得快乐的机会。」正因如此,桑德曼的态度得到了不少玩家认同,在《火箭联盟》宣布移除战利品箱后,尽管播放量骤减,他如今还在更新其它类型的视频。面对险些“丢了饭碗”的境遇,他似乎并没有表现得过于消沉,而是在推特上说到:“若是过不了这一关,只能说明我是个狗屎主播罢了。”有人越线了如果说桑德曼是“天降横祸”,那么有些人就是在开箱禁令的风口下作死,比如网络红人杰克·保罗(Jake Paul)。与桑德曼不同的是,今年年初时,他制作的一部开箱视频遭到了口诛笔伐。视频内容大致是在推广一个名叫MysteryBand的网页游戏,你可以用真金白银解锁里面的箱子,价格在3.99美元到1300美元间不等。网站承诺给玩家回馈“真实的奖品”,大到香奈儿手提袋、劳力士手表,兰博基尼和法拉利跑车,小到姜饼和拐杖糖。你还可以自己创建箱子,设定奖品的概率,让其它人去开箱。

一番操作后,保罗获得了iPhone XS Max、阿迪达斯的鞋子和Apple Watch,运气还算不错。但问题在于,这些涉及到现实货币交易的玩法,其实和赌博没有太多区别,无异于在给年轻观众灌输负面内容。一条评论很快被顶了上来:“这家伙在给孩子们宣传赌博!你还乐在其中!”更糟糕的是,MysteryBand本身并不靠谱。一是它会把中奖者的电子邮件展示到公告栏里,触犯了隐私,二是有些奖品理论上根本不可能买到,涉嫌作假,价值250万美元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便是其中之一。

英国博彩委员会随后介入了调查,表示将对此事“采取适当的行动”。这甚至引发了游戏公司的担忧。一旦MysteryBand的模式取得成功,那在讨论战利品箱的合法性问题时,他们就会处于被动地位。随着机构和企业的搅局,越来越多的人被挖出曾与这款“开箱游戏”有过合作。据说每部视频的推广费用达到10万美元,这让受到欺骗的人尤为愤怒。主播RiceGum就因从中受益被人骂得狗血淋头,态度从最开始“不认有什么大不了的”,到后来变成了“我知道有些地方做错了”。玩家们的反感不是没有道理。2016年时,马丁(Trevor Martin)就因推广博彩网站CSGO Lotto遭受指责。他把开箱获得的《CS:GO》皮肤拿到网站当成筹码,并录制了一些诱导性的视频。诸如“如何在5分钟内赚到13000美元”或是“500美元的投注挑战”,结果往往是大赢一笔。

到头来,原来马丁本人就是这个博彩站点的创建者,他当然能够百战百胜。那些上当受骗的玩家,认为官方私底下和赌博公司勾结,干脆以集体诉讼的形式将Valve也告上了法庭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同时展开调查,下达了“推广人和推广方必须明确关系”的条例,还给21位KOL递送了警告。归根究底,联邦贸易委员会在开箱问题上变得如此激进的原因,可能也是受此影响。他们后来向国会保证,将对开箱和赌博的关系进行查证,还在本月7日举办了一场“开箱合法性”的研讨会。

当“开箱主播”遭遇“开箱禁令”时,背后产生了一系列奇妙的化学反应。那些铤而走险的人不仅自己受到惩处,还进一步导致电子游戏的舆情变得更为负面,开箱这种商业模式也因此遭到了空前质疑。对于单纯从开箱中挖掘乐趣和好奇心的守法者来说,却莫名承受了同样沉重的打击。而在这场风波之中,遭受无妄之灾的桑德曼最后无奈说到:开箱在欧洲的部分地区被禁止,全球禁令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。知道《火箭联盟》移除战利品箱的消息我当然有点难过,很明显的一点是,当你花了大量时间去创作一些东西,却发现只是一场空时,谁都会感到沮丧……但我确实知道这迟早会发生。

参考资料:Loot box gambling and YouTubers team up to ruin 2019 as quickly as possibleWhat Happens to a Streamer Known for Opening Loot Boxes After They're Gone?作者:箱子来源:vgtime

责任编辑:孙妍(EN083)

热点聚焦

头条新闻

点击加载更多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